网站首页协会介绍行业要闻协会动态政策法规企业大全专业委员会协会刊物盐与生活盐业历史联系我们

 
天气预报
联系我们

网站事务

您现在的位置: 干赢国际娱乐 >> 文章正文

万灶盐烟今安在

作者:重庆日报    文章来源:重庆日报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4-7-18 

  

古镇居民从制盐场经过。

沿后溪河而建的重庆巫溪县宁厂古镇。

一老盐工坐在自己屋前。

白鹿盐泉被打上卤孔的铁板分成几十道细流。

本栏图片均由记者梅垠摄

本报记者 陈维灯 韩成栋

编者的话

盐,在历史上很长一段时间叫“巴盐”或“盐巴”,这是因为巴国或巴人所产之盐在我国历史上占有极为重要的地位。而今天遍布渝东北和渝东南地区的众多古盐场,则是巴盐最主要的产地。

一条条北起重庆巫溪、重庆云阳,连接鄂、渝、湘、黔地区,延绵上千里,持续上千年的古盐道,将“巴盐”输送到周边秦巴地区,对当地人们的生产生活产生了巨大的影响。它虽然深藏崇山之中,却曾经是古人重要的经济命脉和文化传播路线,串起了沿途名城古镇。这条盐文化线路,也被历史学者称为“中国内陆最重要的文化沉积带”。

为此,本报“重庆地理探秘”栏目推出“寻访古盐场”专题报道,通过记者对巴渝大地各大古盐场的走访和体验,为读者揭秘古法制盐技艺,再现古盐场兴衰历程。

在重庆巫溪县后溪河穿越宝源山的河湾里,宁厂古镇繁衍着千年的古旧时光。只是,时光已去,繁华落尽。

2月28日午后,82岁的老盐工刘木林,闲坐在河边的竹椅上,河对岸的白鹿盐泉依然喷涌出散发着温热气息的卤水……

斜阳微醺,刘木林有些恍惚,眼前炊烟升腾,竟似回到那“两溪渔火,万灶盐烟”的盛世繁华……

盐泉由何而来,当真是“白鹿引泉”?

宁厂古镇的所有盛世光景,全都来源于白鹿盐泉。

这股从宝源山腹地喷涌而出的盐泉,带来了雪花般纯净雪白的卤盐,也孕育出一个繁华喧闹的古镇——宁厂古镇。

只是,为何这里会出现“一泉流白玉,万里走黄金”的盐泉呢?

“老辈子说是白鹿变化的。”刘木林虽年事已高,口齿却清楚,在宁厂,这样的故事流传了千百年。而在《舆地纪胜》里,同样记载着“白鹿引泉”的传说:猎人袁氏追赶一只白鹿,来到宁厂古镇一处山中,当他弯弓搭箭时,一道银光迷失了他的双眼。银光过后,白鹿不见了踪影,只剩洞中汩汩涌出的清泉。猎人又累又渴舀起便喝,却发现咸得出奇。他用竹筒带回泉水,回家熬出一捧雪白的食盐。于是,袁氏带领族人用盐泉制盐度日。因盐泉为白鹿幻化指引,人们便将盐泉命名为“白鹿盐泉”。

那么,盐泉当真是白鹿幻化而来?

“盐泉其实是沧海桑田的产物。”重庆巫溪县宁厂镇盐泉社区主任吴忠平介绍,专家考证后发现,在两亿年前,宁厂古镇所在地还是一片汪洋,并与古地中海相通,由于地壳构造变化,形成一个称之为“巴蜀湖”的内陆湖盆,又经数千万年的地质运动,盐卤从断裂岩缝处流出,形成自然盐泉。

其实,无论是白鹿幻化的神奇,还是自然界的馈赠,自白鹿盐泉被发现的那天起,宁厂开始了几千年的繁华富庶。

为何“以水为股,按股计税”?

斜阳滑落山巅,山风骤冷。

刘木林来到盐泉下积蓄泉水的龙池前。一块铁板挡在龙池的出水口处,铁板上凿有大小均等的孔眼近70眼,泉水就分成近70股,从孔眼中流出。每个孔眼处都满是白色的结晶体,“卤水被晒干就变成盐了。”刘木林一边用手掰下一小撮盐花放进口中抿着,一边自言道,“一‘股’一‘份’,按股计税。”

这原本为公共资源的盐泉,为何要“以水为股,按股计税”?

“灶户越来越多,卤水供不应求,灶户为争盐卤,聚众持械血斗,狱讼不断。”吴忠平介绍,北宋淳化年间(990-994年),大宁监知监雷说为平息狱讼,在盐泉下面设计并督造了贮卤石池,外设一块横木板,凿孔三十眼,卤自孔眼出,一“股”一“份”,分配给熬盐灶户,按“股份”缴纳盐税,并分担盐泉的权、责、利,成为现代企业股份制的始作俑者。到南宋嘉定年间(1208-1224年),盐官孔嗣宗铸铁龙头置于盐池上,引卤水从龙口喷出,再贮于龙池,将分卤板更换为铁板。

民国十四年(1925年),当地官府又重新印发卤水证券分给151灶户,凭证取卤,议定卤价,可自由出租、转让(实现了盐卤资源的所有权与使用权的分离),并更换了分卤板,将卤孔增加到69眼,在卤孔旁刻上刻度,以验盐卤浓度。

“经这样分配后,人们不仅不用为卤水大打出手,且盐卤也有了比较规范的管理。”吴忠平介绍,到了民国,盐卤资源的分配、经营、管理都达到了相当完备的地步。

为何揭竿而起?

明正德年间(1506年),有千余名盐场灶夫揭竿而起,攻大昌,陷夔州,围大宁,破营山、绵竹、金堂等,转战纵横川渝陕鄂百十州县,历时5年,给明王朝以沉重的打击。

这些灶夫为何要造反呢?

“有一种说法是官府的税太重,官逼民反。”吴忠平世居宁厂,对当地历史耳熟能详。他介绍,明朝时,繁重的体力劳动、微薄的收入,加上官府横征暴敛,盐民生活难以为继,揭竿而起,自然便一呼百应。历时5年的起义,虽最终悲壮失败,却给明王朝以沉重的打击,迫使统治者在起义第二年即颁令减轻盐课,并采取一系列措施,改善盐民生活状况,缓和了阶级矛盾。

为何现在只剩“残垣断壁,破锅烂灶”?

夜色已黑,刘木林老人穿过河边长长的坡道回家,身影孤单而落寞,一如这宁厂古镇,在千年的繁华后却终归老去……

曾经“吴蜀之货,咸荟于此”的宁厂古镇,何以破败不堪到如此地步?

“因盐而兴,因盐而衰。”简单的8个字,吴忠平说来却有无限的感慨,在土地贫瘠、交通不便的宁厂,盐是一切繁华的基础。

“煤价越来越高,运费也越来越高,盐厂开始入不敷出。”吴忠平介绍,当工业制盐代替了古法制盐时,虽产盐多且质量高,但工业制盐的成本太高,熬盐用的煤炭价格也越来越高,加之宁厂地处大山深处,交通不便,运盐的费用也成了一笔不小的开销;此外,还有来自外来海盐的冲击。1996年,随着最后一缕炉火的熄灭,千年繁华的宁厂古镇从此隐身萧瑟冷风中,只剩残影孤灯诉说着经年的往事……

小帖士

从重庆主城出发,经渝宜高速到达重庆奉节夔门,后转奉溪高速到达重庆巫溪,经城巫路到达重庆巫溪县宁厂镇,再沿后溪河畔公路逆流而上,即可到达宁厂古镇。宁厂古镇距重庆巫溪县城约15公里。

这里的美食有重庆巫溪烤鱼、重庆巫溪老腊肉、羊肉汤、高山土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