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协会介绍行业要闻协会动态政策法规企业大全专业委员会协会刊物盐与生活盐业历史联系我们

 
天气预报
联系我们

网站事务

您现在的位置: 干赢国际娱乐 >> 文章正文

光黄古道 川鄂盐道 路途艰险难挡入川之心

作者:中国旅游…    文章来源:中国旅游新闻网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4-7-18 

  

  空中俯瞰崇山峻岭中的古驿道。(重庆晨报航拍工作室高空拍摄)

  光黄古道见证了“湖广填四川”这段历史。 本版图/重庆晨报特派记者 鞠芝勤 胡杰儒 实习生 苏思

  “从麻城到重庆府,陆路2000余里,这些深陷的车辙和凿出的阶梯,就是当年移民出麻城唯一的官道。”昨日,在光黄古道麻城中馆驿镇山路上,麻城市地方志办公室副主任曾锋介绍,移民路途之艰险已非现代人能够感受得到:劫匪、虎豹、瘴气、饥饿、疾病……加上蜀道天险,成为移民们时时都要面临的生死考验。

  光黄古道 杜牧苏轼被贬时曾经走过

  光黄古道是古时由河南光州至湖北黄州的官道,今天已少有人行走,几乎埋没在了荆棘丛中。“杜牧、苏东坡都是顺着古道进入黄州的。”曾锋说。

  唐会昌二年春(842年),杜牧受宰相李德裕排挤,外放为黄州刺史。据称其路过光黄古道歧亭镇杏花村时忍不住胸中的郁闷,写下了“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寻人欲断魂。借问酒家何处有,牧童遥指杏花村”的千古绝唱。

  200多年后的宋神宗时期,大文豪苏东坡因反对王安石变法,被贬到黄州。虽然与杜牧遭遇类似,但他却比杜牧幸运,因为他在这里遇到隐居的“富二代”老友陈季常。“饮酒赋诗、谈风论月,苏东坡在我们杏花村过得相当潇洒,给陈季常连写了五首诗。”曾锋介绍。今天的杏花村已成当地旅游景点。

  而在之后的元末明初、明末清初的两次湖广填四川,移民也是沿着杜牧、苏东坡走过的古道到达四川,遭遇就要比两位官员差多了。

  故土难别

  自然灾害频仍致举家迁徙

  “离开前,很多人都舍不得离开祖祖辈辈居住的地方,庄前庄后走了个遍,到祖坟烧了纸钱,还要到举水河舀一碗凉水喝,把对麻城的思念留在心里。”根据当地习俗,曾锋认为移民出发前是这样的情形。

  “入川必备三件宝,干粮铁锅和食盐。”携老带幼背负行囊,独轮车上装着入川三件宝,在村口和族人、亲朋泣别,一声声“保重”声中,移民们一步三回头,依依不舍地辞别家乡。

  “不少人选择走陆路,因为没钱。”曾锋说,康熙年间,湖广灾害频仍,水灾、旱灾、雹灾、蝗灾和瘟疫,引起饥荒,“民穷日以蹙”乃至“死者甚众”。在自然灾害的打击和实惠政策下,湖广人选择了移民四川。

  在光黄古道旁,孤零零的矗立着一个石头,因其像俯卧扬首的牛,被称卧牛石。不远处,麻城市政府在2012年竖起了一块文物保护碑,上书“卧牛石驿道遗址”。

  “在寻根的人当中,不少人的家谱中还记载有卧牛石、鹅掌大丘、高坎堰、苟家大田坎、四方水井等一些后缀的小地名或标志。”麻城市文化研究中心主任凌礼潮说。

  对数百年前的移民来说,矗立在山顶最高处的卧牛石是他们离开家乡的最后的记忆。

  川鄂盐道

  移民入川的最后生死难关

  “经考证,移民入川走的是官道,在湖北境内的主要节点包括黄陂、孝感、安陆、随州、襄阳、荆门、巴东。”曾锋说。

  根据计算,移民们每天前行的路程为40公里左右。“移民们沿途是不住客栈的,通常以借宿祠庙、岩屋、密林或同乡家,也有路宿哪就落户在哪。”曾锋说。

  移民队伍前行至荆门后,环境渐渐恶化,有记载描述:“沿途两旁皆牛眠石,色青而光滑,路中亦少石板,且在万山之中,晴雨不时,遇雨则此蜀道难行矣”;“旱道,山荒,石滑,路狭,站短,力贵,客苦人稀,店恶食粗。”

  在大巴山脉东段,一条贯穿在重庆巫溪和湖北神农架的山路蜿蜒盘旋,它就是移民走的川鄂古盐道。在古盐道,一脚宽窄的路段就有好几处,稍不留意,就有摔下山崖的危险;原始森林少见人烟,若走慢了就会错过人家,夜宿野兽出没的荒野;遇到打劫的土匪,也是常事。

  落户川渝

  有些家族从此就断了联系

  即便路途艰险,亦难挡移民入川之心,汉中知府严如煜著有亲自踏访所见而成的《三省边防备览》,说移民们“扶老携幼,千百为群,到处络绎不绝。”

  《云阳程氏家乘》卷一中给出了跨两千里大移民的情况,“正月十八日,由楚入川,计其行程,凡六十八日”,“夔州府云阳县南岸维都坪家焉,时地广人稀,居民鲜少。”而光黄古道边的西阳镇杨氏族谱则断了子孙入川移民后的记录,“他家的后人在族谱上说,那些外迁子孙是生是死,因‘山高水远,雾锁云封’,这些具体情况家族再也不知晓了。”

  “每一个湖广填四川的移民故事都是一部历史,这种不畏惧艰难险阻,义无反顾的行为,在中国历史上是罕见的,对推动川渝社会和经济的发展,麻城孝感乡的前辈们具有特殊的历史性的贡献。”凌礼潮和曾锋这样评价。特派记者 郎清湘 范永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