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协会介绍行业要闻协会动态政策法规企业大全专业委员会协会刊物盐与生活盐业历史联系我们

 
天气预报
联系我们

网站事务

您现在的位置: 干赢国际娱乐 >> 文章正文

中坝遗址:淹没在江水下的古代盐都 5000年前产盐

作者:重庆日报    文章来源:重庆日报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4-7-18 

  

●它是目前世界已知的最早制盐场 ●它是一部穿越5000年的无字“史书”

  中坝遗址: 淹没在江水下的“古代盐都”


5万平方米的中坝古盐场遗址淹没在江水下百余米处。特约摄影 谢智强

 
中坝遗址出土数量庞大的圜底罐遗存。忠县盐务分局供图

  
    公式

  中坝遗址是目前世界已知的最早制盐场。尽管隔着百余米深的江面,已经不能亲眼目睹这个“古代盐都”的“真容”,但是遗址中蕴藏的远古先民繁衍、活动的诸多秘密却耐人寻味。3月14日,本报记者前往此地,以期探寻隐藏在这部无字“史书”中的种种谜团。

  何以断定5000年前产盐?

  “即使放眼全世界,也难找一个古遗址能连续不断反映5000年古代文明的发展史,而中坝正是这样一个通史式的遗址。”说完这句话,忠县文物管理所原所长曾先龙伫立在岸边,久久地凝望着淹没遗址的江水。

  1987年四川省进行文物普查,就在那一年,中坝遗址被确立下来。1997年随着三峡库区遗址抢救性发掘工作的开展,揭开面纱的中坝遗址引起了考古界更多关注:这究竟是一个什么性质的遗址?远古时期,这里曾经有过怎样的辉煌?

  曾参与上世纪90年代中坝遗址考古发掘的曾先龙回忆,当时,水下这个面积5万平方米的遗址出土了房址、灰坑、龙窑、卤水槽,还有陶、石、骨、铜、瓷器等,这些器物加起来超过了20万件。考古学者们在现场还发现了一种口径多在10厘米、高约20厘米的花边束颈圜底罐,数量之多占到了出土陶器总量的95.98%以上。与圜底罐数量同样惊人的是一种叫做尖底杯的陶器,陶片量甚至比土还要多。

  考古学者迷惑了:古人生产和使用如此大量的圜底罐和尖底杯陶器,究竟有什么意图?为什么数量会如此众多?

  经过细致、严谨的复原工作,考古工作人员终于为这些破碎的陶片找到了答案。

  “通过将10多个检测标本送交专业部门进行成分分析后得知,它们的确和盐业生产有关。”曾先龙说,圜底罐和尖底杯在数千年前是煮盐的工具,古人们把卤水盛在这些器物中煮,水分蒸发掉以后,洁白的盐晶就露出来,然后古人们把这些陶器打碎,把盐取出来。

  此外,在古籍《华阳国志·巴志》中有记载:“临江县枳东四百里,接朐忍。有盐官,在监、涂二溪,一郡所仰。”“‘一郡所仰’说明忠县的盐业经济曾经一度很发达。”曾先龙说。

  为何会有6种神秘地层?

  “遗址的文化堆积层厚达12.5米,有68层之多。”对于当时的考古情景,曾先龙至今历历在目。

  让人迷惑的是,中坝遗址里出现了一种从来没人见过的特殊土层,这种土层由红色粉砂构成,厚度在15至30厘米之间,土层里面只有纯净的泥砂,没有任何文物遗迹。更令人百思不得其解的是,这种自然沉积层总是不断出现,并且厚薄不均,将不同年代文化层间隔开来。从上到下,分别在清代、宋代中期,战国早期、西周时期、夏代、新石器时代,统计下来共有6层。

  中坝遗址的这些神秘地层一经报道,引起了南京大学区域环境演变研究所所长、环境考古专家朱诚的关注。

  在初探中坝之时,遗址还没有被三峡蓄水淹没,地理位置邻近长江。正是因其地处长江之滨,让朱诚有了一个大胆的猜想:这些自然沉积层是否与经常发生的洪水有关呢?自然沉积层是否是经历洪荒后在地层中留下的遗迹呢?

  朱诚的猜测很快在当地农民那里得到了证实。农民们指着遗址上部一块近1米厚的耕地地层说,那是1981年洪水留下来的红色粉砂层,这些红色粉砂是洪水留下的真实证据。

  在得到确切的证明后,朱诚眼前一亮:“既然这层是洪水层,那与它外观相似的6个自然沉积层会不会也是洪水的‘杰作’呢?”

  通过采集1981年现代洪水沉积物的棕红色粉砂,然后再把中坝遗址中6个特殊地层的样品一起送到实验室。沉积物粒度的实验结果表明,6个自然沉积层是和现代洪水结构、成分完全一样的古洪水层。“这表明在5000年历史中,这里经历了6次底层结构的大洪水。”朱诚说。

  “气候、温度、地理环境等方面的自然条件,对中坝盐业生产的影响并不明显,而洪水影响却很突出。”朱诚说,通过对6个古洪水层的深入研究,科学家们终于揭开了中坝遗址的谜底——每当这里遭遇大洪水,遗址被淹没后,盐业生产就会停止,形成无人类活动遗迹的洪水沉积;而当洪水消退后,先民们又会回来继续进行生产,形成新的富含遗迹的文化层。

  这就是古洪水层和文化层间隔分布的原因,洪水给生活在中坝的先民们带来了无尽的灾难,同时它也为我们保存了中坝遗址的灿烂文明,让历史在这个小岛上绵延了5000年。见习记者 杨晨